必威体育逆势者左晖左晖链家中大恒基

去年4月份为“干掉链家”而上线的贝壳找房,海外上市故事有了新篇章。

2018年12月28日,贝壳找房的主体公司天津小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更新的两条股权出质信息:左晖和链家联合创始人单一刚质押了持有的贝壳找房全部股份给金贝(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两人分别持有贝壳94.38%和5.62%股份。

金贝天津是贝壳投资(香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将股权质押给境外公司,正是VIE模式海外上市的标准步骤。

至此,左晖的链家系已然确定未来将以贝壳为上市主体,而非链家。两者的关系类似京东平台和京东自营,链家是贝壳找房平台下最大的自营品牌。

2018年,链家借由贝壳完成的华丽转身惊呆同行。

行业老大不满足与现有的利益分配,一跃要成为秩序的建立者,后面的随从者怯怯,不明了这到底是个瓮中捉鳖的死亡陷阱,还是真如左晖信誓旦旦的一样本质目的在于做大蛋糕。

不同于链家在市场的动作高扬,左晖向来不高调,他喜欢默默酝酿,而后逆势变革,没多少人能够猜得到这个一身儒雅气,全中国最大的房产中介头子心里下一步在酝酿着什么。

01

时间拨回到1992年,无数波澜壮阔的故事都在这一年开端。

那时北京化工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21岁小伙左晖,被分配到北京郊区的一家化工厂。

干了3个月杂活,左晖做着重复千百次的工作觉得没劲,想着自己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不能就如此荒废磨灭了理想。

这时又恰逢中关村的卖场火热,左晖就跳槽去了一家软件公司站柜台卖产品,开始的工作就是接电话,搜集客户反映的情况。

“刚接进一个电话,还没来得及说您好,不到一米远的另一个电话又毫不客气地响起。”左晖称自己那段时间里“耳朵里都是嗡嗡作响的声音,脑子里一片空白”。

彼时左晖每天上班12小时,有11个小时在接电话,在被客户怒气冲冲地质问。

这样的工作也着实算不上有趣味和有出息。

但左晖一干就是3年,有时连梦里都在接电话,“整天耳朵里都是嗡嗡作响的声音,脑子里常常一片空白。”

1995年,必威体育,左晖再次跳槽,到另一家公司做市场销售。

左晖很勤奋,他所准备的销售材料,每次都比同行的要详实充分。

但偏偏左晖做了销售还是性格偏内向低调,没有胡吹海喝的本领,同样干了3年,眼看奔三,却还是没“多大出息”。

一个夏日的夜晚,狂热的足球爱好者左晖和两个大学好友去看甲A比赛。北京国安对阵广东宏远。

北京队大胜,三个人也看得热血沸腾。在肾上腺素高涨的当口,他们想起大学时许下的“25岁的时候出来单干”的戏言,热血劲儿一上,决定说干就干。

那时卖保险挣钱,三个门外汉就每人拿5万块钱做财产保险代理。

事后回想起这段经历,左晖还觉得难以置信:因为当时哥仨居然没一个懂保险的!

但那时遍地机会,比深思熟虑选择方向更重要的是落子的行动力。

左晖每天晚上匆匆吃几口盒饭后就开始朗读太平洋、人保和平安的理赔细则,意图抠出其中的“陷阱”,白天员工上班时他还要现学现卖,进行培训。久而久之,把保险理赔条款熟稔于心的左晖,外出和人谈生意时,别人甚至以为他是资深专家。

2000年前后国家对保险市场做出政策性调整,左晖不得已撤出了保险代理市场,但其获得的收益已是当年投入的100倍,第一桶金到手。

这时左晖才想起自己已经“北漂”8年,还没自己的房子。和老婆商量着买房,却被黑中介坑的找着北。

“光看房子就花了一个月,从报纸上、电线杆上找信息,联系业主看房,谈价格,最后办理房屋交割的手续更是麻烦,花了半年多都没有搞定。买卖双方都是两眼一抹黑,没有任何一个购房服务平台帮忙。”左晖后来回忆。

赋闲的左晖想了想,觉得“既然别人都做得这么差,那我搞个稍微好点的中介平台,肯定有生意!”

2000年,北京二环的房子3000多元/平米,北五环天通苑的房子是1450元/平米,无人问津。

房产中介绝然不是什么能够看得见的好生意,那时候的火热创业潮在互联网。

但总有人能够在表象之下看得见些许未来,然后在旁人不理解之中逆势而行。

2000年8月,左晖开始第一次尝试与《北京晚报》合作,成立了北京链家房地产展览展示中心。开展前一天,左晖忙了整整一夜后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等着天亮,心情忐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参观。

天亮时,必威体育,人们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必威体育,会场一度甚至失控,看到这光景,左晖觉得链家这事儿一定能成。

02

2001年造势良久的链家,第一家门店“甜水园店”开业,现任大客户经理王晓斌开了第一单。

实际上链家成立之初,正值“1998年房改”,国家取消了“福利分房”,全部实行市场化。新房建设和二手房交易开始活跃起来,我爱我家、链家等房地产中介应势崛起。

只不过好景不长,2005年3月,国务院出台“国八条”,楼市大环境遇冷。中介生意困顿,很多人看到风口已灭,纷纷关店减员时跑路。

左晖再次逆势而行,带领链家疯狂扩张,2005年底,链家已有门店300家,在业内开始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其实一直到2007年,北京中介市场的老大都是中大恒基。

这是个颇有故事的中介公司。

中大恒基的创始人刘益良1990年在河南老家打完猎,到山下一个小饭馆吃饭时,因饭菜价格发生争执,朝天开枪威胁饭馆老板。

而后在逃跑途中,刘益良回身开枪打死了一名协警。1991年,刘益良判刑7年,加刑4年。1996年,他假释出狱,改名刘益良,在北京创办北京中大恒基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

由于进场早,中大恒基迅速成为北京市场第一,但是这时的中介行业极度不规范,中介使用大量的虚假低价房源让租客心动,并取得联系。之后使用各种各样的骗术或暴力,谋取不正当利益。

而中大恒基正是其中最嚣张的一家。

刘益良为垄断行业,请了大量打手,或者利用暴力手段强迫房主将房屋租售给自己,或者与同行发生武力冲突,甚至大规模械斗。

2007年8月刘益良被人举报,他和中大恒基的十几名高管被法院认定为犯罪集团,刘益良被判有期徒刑8年。

中大恒基至此轰然倒塌。

行业第一倒塌,而整个楼市在前述的政策下步入寒冬期。

而行业第三链家是此时唯一一家没有裁员的中介机构,甚至反而接收了中大恒基、中原地产的相当一部分市场份额。

2009年市场好转,链家弯道超车,成为行业第一。

就在这一年,左晖提出“真房源计划”,即真实存在、真实在售、真实价格、真实图片。

链家开始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品牌认知。

2011年,二手房交易市场又陷入低迷。

左晖开始自己的第三次逆势而行,砸下40亿,布局二三线城市,彼时同行们都觉得这样做风险实在太大,但左晖眼里的未来,其他人都没有看到。

通过这一次逆势投资,链家完成了对全国市场的扩张。

左晖正式从北京最大的房产中介头子,晋升为全中国最大的中介头子。

同年,左晖开始在全国链家推行“真房源”,意图构建真实存在、真实在售、真实价格的房源体系构建。

但当时的市场,十万套房屋信息大约有九万套都是虚假房源。一处房源多用,早已是市场揽客上门的默认规则。

链家耿直的真实房源计划不仅使其经纪业务在三个月内连续下滑,甚至还出现了离职潮,因为最一线的经纪人觉得“老左疯了”,这么做无疑是断了他们的饭碗。

但一时的损失,很快被口碑填补上来。

2015年~2017年间,链家迅速推进全国化扩张,直营门店数量自2014年末的1500家,发展到了目前超过8000家,是第二名我爱我家的三倍。

大家突然发现融了120个亿的链家,就像拥有了飞机和坦克。跟其他竞争对手已经不处在一个维度竞争。

链家发起多次行业并购,包括成都伊诚、上海德佑、北京易家、深圳中联、广州满堂红、杭州盛世管家和高策地产服务机构等。

它同时还派生了各种新业务,包括租房平台丁丁租房、长租品牌自如、和万科合资的装修公司万链等。

链家由独狼变成狼群,力量成倍的增长,但狼群的首领左晖想要的还有更多。

03

上世纪80年代,墨西哥的贩毒猖獗,但各集团以各大城市为据点,分封割据,经常因相互间的暴力活动而遭遇人员和“货品”损失。

毒贩费利克斯·加拉尔多成功说服各大贩毒集团进行联合,成立了商业化的中枢平台进行协作和管理,化敌人为盟友,最终建立了卡特尔式的毒品帝国,而自己则成了掌控行业的“教父”。

费利克斯·加拉尔多臭名昭著,恶贯满盈,但是从商业角度讲堪称天才:不仅全面整合资源,提高行业效率,快速触达最广泛的客群,还避免了各方因内斗造成损耗。

左晖就想做这样一件事,虽然现在的中国房地产经纪行业虽然比之以前规范不少,但是行业依然相对分散,中介各自为王,互相抢夺客源,行业内耗严重,不少地区依旧乱象丛生。

2018年4月23日上线的贝壳找房不仅担负着引领链家走向互联网化的使命,还有左晖酝酿已久的平台化图谋。

其实房产中介行业已有自己的平台领头羊——姚劲波的58。

姚劲波

58拥有上市公司58同城、流量最大的线上平台安居客,以及另一个月活过千万的线上平台赶集网。

但是左晖觉得,58只是一个信息发布平台,对真房源的甄别机制尚未真正建立,经纪人合作网络也一直不完整,在平台信息共享上会遭遇同行抗性。

所以左晖不拿58当对手,但贝壳一上线,姚劲波就如临大敌。

在去年6月12日,那次由58牵头发起的真房源誓师大会上。实质便是旗帜鲜明地针对贝壳,成立反链家联盟,这次大会几乎囊括了除链家之外的行业头部企业,包括我爱我家、21世纪不动产、麦田房产等,由58扛旗而立。

当天,左晖发了一条朋友圈:“此时的北京,乌云密布。有会解天象的吗?”姚劲波在下面回复:“相由心生,我看到的是阳光明媚。”左晖又回应:“打雷应该是又有人赌咒发誓了。”

左晖的话讽刺意味很强,大意是说对手“光说不练假把式”,而且还不是第一次。

贝壳来势汹汹,塞进了链家,打的就是真房源牌,它最大的护城河,就是从链家网继承的“楼盘字典”,一套投资6亿元,用时10年积累下来的房屋信息大数据库,记录真实房屋数超过1亿套,覆盖中国135座城市的25万个小区。

而58的安居客因为主要靠向经纪人收端口费盈利,所以房源信息都是由经纪人自行录入,至于真假,58很难判断。

所以你看左晖有恃无恐,姚劲波诚惶诚恐,“真房源誓师大会”,开的着实像此地无银三百两大会。

但贝壳找房无论怎样用:合作、赋能、联盟....等等概念来修饰自己,都掩盖不住链家系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的事实。

58虽然心虚,但是链家也已经已经成为行业公敌。不过左晖向来有金句,说自己只不过在“修足球场”。

亲历过中介乱象的左晖曾发表过像马丁路德金一样的梦想:

“I have a dream,希望有一天,普通的中国人,能够轻松而愉悦的从链家买到一套二手房;希望我们的客人,不用担心房子的信息是假的;不用担心你其实不懂,甚至根本不想懂我的需求;不用担心房子漏水,或者下水道是堵的或者之类你其实知道,但是并没有告诉我的信息;不用担心一旦协议签了字,就无人理睬的尴尬......”

言辞间尽是恳切,房子在中国人心中向来有特殊意义,关乎幸福、未来,惟愿大佬们少些套路,多些真诚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看点联系。

相关的主题文章: